Menu
Woocommerce Menu

肉铺老规矩,羊肉汤的绝技

0 Comment

“这是什么规矩真是太可笑了”孙二楞嗤之以鼻。

一头完整的羊边口,被秋日冷冷的阳光照亮,醒目地悬挂在大秤的旁边。空气越来越冷,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连后院爱叫唤的羊,此时也安静下来。

我们惊讶地楞在那里。时间仿佛静止了。

远处几个行人也停住脚对孙二楞指指点点。孙二楞隐约听一个路人说道“他就是把刘教谕气病的家伙”另外一个路人说“就是刘教谕被气病了听说今儿个的祭孔仪式还是别人代替他的呢。”

黑大胡子冷笑一声,坐回高板凳,跷起二郎腿,大声招呼张五动手,然后等宰杀后验秤。

雪还在嘻嘻索索地下着。我紧紧拉着妈妈,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滑到楼下。

孙二楞笑着从口袋里掏出来一锭白银给刘教谕递了过去。刘教谕惊魂未定刚要伸手去取孙二楞却迅速把手收了回来。

人潮先是一静,继而又议论开了。这杀羊岂是谁都可以动手的?徒弟拜师,学会买羊后,就是学杀羊。杀羊用刀极其讲究,刀法、力度、深浅、位置、时机等掌握不好,血水可能渗进羊头或羊肉,影响羊肉汤质量;还容易捅破羊胃,使羊粪窜入羊血。这样,一盆价值数十元的羊血便只有倒掉。此外,去羊头和羊蹄时,刀法及位置必须精确、到位。今天赌的是几钱的误差,几粒骨头渣子都可能让雷子华祖传的羊肉汤招牌不复存在,还让会女孩子受辱甚至丢命。

文/汐一

孙老伯又接着说“刘教谕是个读书人是个要脸面的人他哪会直接收受乡邻的接济。送羊时的那个规矩本是全省教谕们在祭孔时的惯例毕竟说出去不好听刘老先生也是鼓足勇气才说出来的呀。”

“46斤8两!1钱不多,1钱不少!”张五高声报出。

雪停了,一股清风掠过我心田。老伯离去的背影,在风雪中魏然屹立,愈发高大。

刘教谕被吓得连退几步。其中一个老秀才走上前来拉着孙二楞的衣角悄声说“你果真不知道老规矩”

黑大胡子灵机一动,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只见他皮笑肉不笑地靠近雷子华:“你不是‘雷一两’吗?你不是经常在新市铺打擂吗?我们今天就打一回赌,赌羊肉边口误差不超过一两。你赢了,我立马走人!你要输了……”黑大胡子看了一眼被吓得发抖的女孩,“就请你少插手我的好事!”

妈妈说反正冬天能放得住,就把大半背篓的菜都给买下了。

接着孙老伯便把那个老规矩给孙二楞讲了孙二楞听后不以为然孙老伯皱起眉头喝道“别吊儿郎当的一定要记住这个老规矩啊”孙二楞赶紧毕恭毕敬地回道“知道了爹你就放心回乡下老家去吧”

“那好,张五,你就照雷师傅说的,剖开羊喉看看。”黑大胡子猜想,这雷子华一定是输急了,幻想着找一根稻草。

“你们多付了28块8角钱。终于追上你们了。”老伯不由分说把钱塞给我们。

“没错一直是这样”孙二楞身边的另外一个老秀才点了点头。

雷子华不紧不慢地说:“历来打赌,羊血是不能算秤的。”

“等等!等等!”

肉铺老规矩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这天,见黑大胡子进店,胆小的客人扔下筷子赶紧一溜了之。一位十八九岁的漂亮女孩正在喝羊肉汤,与她对坐的是一位男青年,从衣着上看,两人不是本地人。黑大胡子猛然瞥见女孩,一脸邪恶地蹭到女孩面前,伸手捏住女孩下巴。男青年见状,愤怒地起身与他理论。黑大胡子冷笑一声,朝身后打个手势。几个保镖蜂拥而上,揪住小伙子就是一顿暴打。

这是二零一三年的严冬。雪还在肆无忌惮地下着。妈妈说吃火锅还差些蔬菜,我就和妈妈一起下楼去。再去超市的路上,妈妈在路边的靠墙的屋檐下一菜摊前止步了。我说:“妈,超市的菜,品种多而且不会缺斤少两”,我拉起妈妈欲走。我妈说,“看,这位乡下的大爷大冷天的背菜来卖,不容易。再说乡下来的菜新鲜原生态。”我这时瞟过去,只见这位大爷,70岁上下,佝偻着背,两手使劲搓着对着嘴,哈着气,头上扣着一顶破旧的护耳棉帽,身着脏破的衣服。正用一双渴望的眼睛看着我。

“就这条羊了爱要不要”孙二楞把那只整羊扔到地上架起木板车像一个得胜的将军吹着口哨走了。

“慢!”一脸铁青的雷子华,朝挂着羊边口的大秤跨前一步,对哭丧着脸的张五说,“你用刀不对,本已捅入心脏,但力大难收,刀尖穿破了其他内脏。请你剖开羊的硬喉,看看有无羊血堵塞其中。”

其实是妈妈看着老伯不容易,故意多付的。

到了大典这天孙二楞一早就拉了一只剥好皮的羊来到文庙。刘教谕从文庙后面的学馆出来后围着木板车转了一圈捋着白胡子意味深长地看着孙二楞说“今年孙老伯怎么没来”

黑大胡子吃惊地瞪着雷子华,干笑两声。他猛一转身,朝保镖们喊:“扒光她的衣服!既然雷老板不肯借床,借外面的空坝子用用该可以吧?”说毕,凶神恶煞地跨出店门,等着他的手下动手。

自父亲把我接来此地,转眼已经33年了。期间经历的大事小事几火车也盛不下。但于我,皆如过往烟云,不留痕迹。但只有一件小事,至今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bwin必赢亚州官网,孙二楞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是我误会刘教谕了呀。”

回头望去,只见刚才买菜的老伯正上气不接下气,踉踉跄跄地,边跑边向招手。

孙老伯拉起儿子的手说“走我现在就带你到刘教谕的家里看看你就知道这是什么规矩了”

羊肉汤的绝技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孙二楞在父亲的扯拽下来到东关大街一处破旧的院落外面还没进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孩子们的读书声。

人群一下子开锅了,齐声高呼:“雷师傅赢了!雷师傅赢了!”哭泣的女孩破涕为笑,跌跌撞撞奔向雷子华,双膝一跪。

可令孙二楞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直到晌午了自己的羊肉铺也没有卖出去一块肉。嘿这可怪了难道全城的人都不吃羊肉了不成

他刚进堂屋门就看见刘教谕躺在一张简陋的床上一个老太太正指着他埋怨“你说咱们整个山东省祭孔后的那只整羊哪里不是归教谕享用羊倒是真归你了可你却总不舍得吃让人整个拉到街市上去卖掉说什么换些银子给孩子们扯布做衣服。你是个大好人可咱孙儿孙女想吃块羊肉咋就那么难”

“慢!”雷子华明白,今天他已经得罪了黑大胡子,于是心头一横。

回到羊肉铺里孙二楞正抓耳挠腮百思不得其解只见父亲气呼呼地背着一个小包袱进了店门开口便骂道“你气病刘教谕的事儿刚才在街上好几个人都截住我给我讲了。你呀闯了大祸了”

在新市铺,雷子华与人打赌,历来就是一个盛大的活动。到时候,不仅整个新市铺,而且简城、石桥、杨家、临江寺,甚至成都,都有好奇者远远赶来观看。

孙二楞一把甩开那个老秀才的手说“哼我怎么不知道。我父亲走时告诉我了如果教谕说羊小就赶紧奉上五两银子。”

两个年轻人走后,雷子华像是幡然醒悟,猛地转过身来,对众徒弟喊道:“快,把‘雷氏羊肉汤’招牌重新挂起,这生意我还要做!”

孙二楞擦了把汗说“父亲有事回乡下了走时吩咐让我把羊送来。”刘教谕微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说完瞥了一眼孙二楞轻轻摇了摇头“这羊太小了不行”孙二楞听了冷冷地回了句“行吧你说小我回去把它分割了照样卖肉我给你换个大个的整羊就是啦”说完拉起木板车就向外走。

谁知平时和气的马二嫂竟然冷若冰霜没好气地说“哼你昨天把刘教谕刘老师傅气倒了我才不买你的羊呢”说着就甩手离开了。

杀羊毕竟不同于杀牛。尽管小心翼翼,张五还是用力过猛,刀尖捅进了羊肚和大肠,里面的粪便顺着血水一起涌出。有粪便的羊血只能倒掉。张五将杀死的羊掀翻在地,直起腰向雷子华道歉。

孙老伯刚要拉孙二楞却见孙二楞转身欲走孙老伯厉声问“你个浑小子干啥去”

这时一个经常来买羊肉的老主顾在街上走过孙二楞赶快跑上去喊住那人笑着说“马二嫂割块羊肉吧新鲜的包饺子可好喽”

店里的徒弟见师傅赤手空拳面对恶人,也纷纷抓起砍刀、锅铲等物件跟在师傅后面。黑大胡子伸手掏枪,突见一条街早被黑压压的人群堵得水泄不通。黑大胡子心里有些发憷,但嘴上却挺凶:“雷一两!你想……”

孙二楞大步流星一边走一边高声回道“我先去咱店里割块羊肉再脱了衣服背着荆条来给刘老先生请罪……”

雷子华强压火气,甩开黑大胡子的手,挺直腰板道:“老爷,我一家人靠着这小店讨生活,望老爷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清朝道光年间山东寿张县城有个“老孙羊肉铺”老板名叫孙大年六十多了大家都叫他孙老伯。孙老伯为人友善、买卖公道很受街坊的尊敬。眼看着自己年纪大了快干不动屠宰的活儿了便把在乡下同样开羊肉铺的儿子叫到城里来。

雷子华缓缓将羊放下,拍了拍手,腮帮子咬得紧紧的,他看着张五,不缓不急地说:“46斤8两。”声音不高,但在场的人全都听见了。

孙老伯气得直跺脚“你懂个屁那刘教谕可是寿张县城里的大好人、大善人哪你可以去问问咱们这条街上哪家老商铺没有专门给刘教谕设着条老规矩像牛记菜铺、王记面店只要是刘教谕家人来买一律成本价。他们家穷从来没有买过羊肉吃十几年的老规矩了祭孔前一天送整羊时只要他说羊小我就心有默契地给他五两银子。要知道在我来寿张县之前另外一家羊肉铺也是按这个规矩办事哩”

黑大胡子看了看满眼惊恐的女孩,狞笑着逼上前去。他一脚踢开护住女孩的男青年,女孩大哭,拼命挣扎。

孙二楞不服气地说“我闯什么大祸了像他那种勒索老百姓的老家伙就该羞辱他一番”

雷子华一反常态地省略了从前买羊时惯常用的许多花里胡哨的技巧,只见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先是闭上双眼,又忽地睁开。然后迈开双脚,绕羊行走。他在离麻羊两步远的地方停下,迅速一猫腰,一只大手有力地将麻羊两条后腿牢牢钳住,然后用力一提。羊悬在空中,拼命挣扎。雷子华伸出另一只手,捏住羊腿上的板肌。又低下身子,双臂伸到羊肚下面,双腿成马步站立,弯腰将整头羊抱起……

刘教谕听后又羞又气一下昏倒在地。那几个老秀才赶紧去扶刘教谕口中不住地说“唉呀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哪”

秤砣一动不动,秤杆平平地悬在空中。杀出来的羊肉边口重量,雷子华赌的是46斤8两,秤杆上显示的却是46斤9两1钱,误差超过了一两。

刘教谕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又小声地嘟囔起来“这这还是有点小啊”孙二楞气呼呼地反问道“怎么还嫌小啊你说多大的才行”

黑大胡子松开女孩,朝雷子华冷笑:“你想耍赖?”

孙二楞刚想过去问个明白那些人居然像躲瘟神一般拔腿就逃。

雷子华见黑大胡子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的店里调戏妇女,殴打自己的顾客,实在太不像话,便上前赔笑道:“老爷息怒,他们是外地人,不知老爷威名,望老爷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然后又朝后堂喊:“大徒弟,选上等羊肉,给老爷冒汤。”

“哈哈想要银子是吧逗你玩呢”孙二楞放声大笑接着瞪起眼睛气愤地说“你们这些敲诈勒索的事我见多了我平生最恨有点权就伸手跟老百姓要钱的官家了你可以去我们村打听打听我孙二楞是谁天不怕地不怕别说你一个教谕就是县太爷欺负老百姓我照样打他个稀巴烂”

黑大胡子恶狠狠地瞪了雷子华一眼,坐上滑竿,与保镖们一起,迅速离开了雷氏羊肉汤店。

孙老伯老来得子这个儿子如今二十多岁长得像头壮牛脾气火爆性子耿直外号孙二楞。这天乡下来信说族里有个老人病故了孙老伯要回去奔丧于是便把孙二楞叫到身边交代了一些生意上的事儿又嘱咐他“你脾气不好我走后遇事千万不要犯浑”说到这里他突然郑重起来“孩子这个羊肉铺我干了十几年了因为秉德讲理才慢慢站稳脚跟。以后啊我这间铺子早晚会交给你可城里和乡下不一样有些老规矩我们可得守着千万不可破。过两天就是县里一年一度的祭孔大典这些年一直指定由咱们供应祭祀的整羊你可得记住这个老规矩。”

围观者明知看不清秤杆上的星子,却还是使劲地伸长脖颈,朝秤杆张望。

刘教谕愕然地看着孙二楞的背影赶紧追了上去“唉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是他一个七十多岁的瘦老头哪能追得上孙二楞这个年轻小伙。眼瞅着孙二楞拉着木板车健步如飞刘教谕只好停住脚步喘着粗气自言自语地说“这孩子怎么这样难道不知道那条老规矩”

雷子华天生一副好眼力。他买回的羊,杀出的边口,误差从不会超过1斤。因此,雷氏羊肉汤店的利润自然就比较大。更绝的是,他与人打赌时,可以将杀出的边口误差准确地判断到平旺上!久而久之,“雷一两”名声大振,而大名“雷子华”反而少有人知。

孙二楞后悔得直敲自己的脑袋壳“我这就去向刘教谕赔罪”

雷子华虽然暂时化解了险情,但他估计黑大胡子不会放过他。几天后,他心疼地摘下挂了100多年,烫着“雷氏羊肉汤”5个金字的大木牌,准备带上家眷远走他乡。

到了下午孙二楞果真又拉着一个大点的整羊出现在文庙的院子里。见刘教谕正和几个老秀才在讲经论道便大声说“你上午让我给你送个大点儿的我晌午饭都没吃赶着给你宰杀了一头大肥羊。怎么样这下总可以收下了吧”

杀羊的各种讲究黑大胡子是知道的,他有意要让雷子华难堪。黑大胡子从人群里瞧见了镇上的杀牛匠张五。“你来!”黑大胡子朝张五喊。张五慌忙后退。他杀牛在行,杀羊却没有把握。黑大胡子的手下恶狠狠地围过去,不容分说就将张五架了过来。

孙老伯说“这都是请不起私塾先生的穷人家孩子刘教谕不要一分钱教他们识字有些孩子填不饱肚子他还管饭哩唉刘教谕虽然是个小官儿可是个清贫的官县衙里给他发的那点奉银哪里够平时用度的哟”

解放前,距简城(今四川省简阳市县城)八华里的新市铺,有一家叫“雷氏羊肉汤”的小店。别看这店子不大,生意却火暴得很。店主雷子华,外号“雷一两”。雷子华熬制的羊肉汤,香气扑鼻,汤色纯白,不膻不腻,补而不火。往来于成都至重庆这条商道上的客人,总喜欢在新市铺打尖歇息。他们往往脚在店外,声已入内:“雷师傅,整一份,羊肉少点,汤要多哈。”

黑大胡子一脚踏在板凳上,扯住雷子华袖口:“别忙,老爷我今天喝汤前先吃一菜。”黑大胡子盯着在门边哭泣的女孩,淫笑道:“我要借你家床铺一用。这女子清纯可爱,可不是妓院里见得到的货啊。”

一天,雷氏羊肉汤店像往常一样生意十分兴旺。外号“黑大胡子”的资阳匪首坐一乘滑竿,在5个保镖簇拥下来到店前。这黑大胡子的恶名,资阳、简阳两地妇孺皆知。他常以“吃大户”为名,绑架富家子弟,勒索钱财,对普通百姓,特别是良家妇女更是大施淫威。黑大胡子十天半月要上一趟成都,每次路经新市铺,都要进店“免费”喝羊肉汤。雷老板知道这恶人德行,不敢惹他,还得赔上笑脸。

按规矩,下注的人,谁赌的重量最接近杀出来的羊肉边口,这头羊就归谁。下注两个铜圆就有可能赢得一头羊。雷子华与庄家也要下注,他们下的注分别是200个铜圆。十数年间,雷子华与人打赌20余次,胜负各半。庄家以雷子华的名气吸引人下注,赚的自然多。为了让雷子华有想头,庄家每次会从赚得的钱中,拿出小部分来分给雷子华,因此,雷子华对此项活动也乐此不疲。

黑大胡子一声喝:“站住!”他担心雷子华使诈,便朝看热闹的人喊:“这羊不能由老板选,也不能由老板和他的徒弟操刀。”

张五颤巍巍地取下铁链,将羊边口挂上秤钩……

张五取下秤砣,用刀将羊的硬喉剖开。所有人一下子惊呆了!喉管里果然有团黑乎乎的东西!张五喜笑颜开,忙用刀尖挑出那团秽物,重新过秤。

但是雷子华没有想到,这“雷一两”的美誉,却险些给他招来杀身之祸。

黑大胡子不信,亲自上前核实,果如张五所言。

黑大胡子的手下把一头3岁麻羊牵至店前的空坝上。

接着,张五用一根铁链勾住羊后腿,倒挂在一根横木上。剥皮的活儿张五干得还算利索。当张五举刀准备砍羊头和羊蹄时,雷子华的大徒弟上前嘱咐道:“名曰砍羊头和砍羊蹄,实际不能砍,找准两个关节的结合部,刀刃往下一摁,嵌进柔软的结合部,用力向下一拉就成了,这样不会削下半粒骨屑。”张五知道砍头和去蹄的重要,按照指点,小心翼翼地完成了所有的活儿。

就在这时,来了一男一女。雷子华一看,正是几天前在店里受辱的那对年轻人。他们告诉雷子华,黑大胡子在成都被人打死了。

买羊成功与否,是看这头羊杀出的边口有多重。所谓边口,即除去羊皮、羊头、羊血、四蹄和杂碎后剩下的部分。简阳有个怪异的风俗,买卖双方均以边口重量计价,但边口也包括骨头在内。这边口的重量,只有杀了上秤才能见分晓。然而,这一切都必须在买羊时就要定板,许多经营羊肉汤的师傅都因估不好边口而吃亏。

雷师傅的手艺为家传。雷子华不满10岁便跟随父亲学艺,数年而成。不过,真正让他名噪简阳的,并不是他熬汤的手艺,而是他买羊的绝活——学做羊肉汤,首先得从买羊学起。羊买得好,利润就大,买得不好,就会亏本。简阳本地,买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买卖双方不兴过秤,完全赌眼力。

以前打赌,娱乐成分居多,今天的打赌,却充满了杀气。雷子华来不及准备,心里没底。但他没有退路,只好豁出去应战。

按规定,雷子华要在杀羊前报出羊肉边口重量,等宰杀之后,去掉羊血、羊皮、羊头、四蹄和杂碎,上秤验证。

徒弟为师傅端来一碗酒,雷子华一饮而尽,借着酒力,紧张的心情稍微镇定了一些,缓步走向后院备宰的山羊。

不知从何时起,民间又兴出一种规矩:卖方的羊皮、羊头、羊血、蹄及杂碎不算钱,用作买方杀边口亏损的补偿。这样,双方的交易就能维持下去了。

“雷一两”输了!现场先是一片死寂,继而人群中忽地一片骚动。

“说!边口多重?”黑大胡子把踏在板凳上的脚放下,迫不及待地直起身催问。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